牆,不論是農家土院的青磚烏瓦,還是被稱為民族精神象徵的The Great Wall都有維護人民生命財產安全的功能。堅固是牆所以為牆而不是危牆的根本,竹籬花笆的浪漫情致與尋常百姓還是有點距離的。不過,要說牆或可成為隱形的殺手、不定時的炸彈,估計咱們也不以為怪,僅近一年來,引擎搜索因為牆倒屋塌所導致的非正常死傷人數幾近300百,又尤以最近一次為最。
  據青島市委宣傳部介紹,山東省再生資源公司黃島生產加工點因暴雨積水導致擋土牆倒塌,壓倒職工居住板房,造成18人死亡,3人受傷。(5月12日《南方都市報》)
  事故發生之後,官方主流的說法,是因為雨大積水,又強風五到六級所致,民間似乎也很接受這樣的認定,在記者採訪廠區職工時基本也是如此回答。事故當天黃島的確是下了一場大雨,其實就雨量來說,也就是春節過後第一次大降雨,並非是什麼多年不遇,所謂五六級大風作用加強了破壞力,五六級風,對一個稍微有點物理學常識的人來說,最直觀的感受也就是家用風扇開到一檔的強度。
  這種因果關係雖讓人奇怪——大降雨、五六級大風只能說是在一定程度上使本來就岌岌可危的擋土牆因外力作用而提前倒塌,怎麼都不應該成為這次事故的根本原因——不過,這樣說至少有兩個好處:一個是自然因素無可抗拒,則屬天災而非人禍;一個是政府處置果斷,善後有方,活著的人應有釋懷之意,得到眷顧的死者家屬應抱感恩之心。這也就不難理解,當地政府對事故發生時間的通報比實際時間晚了一個小時的原因,思路即成,一切都按照活在“春天裡”的習慣敘事,一小時足夠掩蓋突發事件應急措施所體現的種種不足。
  本來事故發生了,按說政府也沒啥大的責任。總結經驗,既然沒做到未雨綢繆,亡羊補牢總是需要的吧?作為北方城市,真正的雨季才剛剛開始,以此為訓展開對相關危險建築和存有安全隱患的自然造化做一次全方位的排查,順便關註下社會底層農民工兄弟險惡的生存現狀,以期杜絕此類事故的再次發生,恐怕才是要旨,大雨和“大風”假如是事故之唯一原因,誰能馴服自然?類似事故再次發生就是天經地義麽?
  另一方面,我們生活在最底層的農民工兄弟,危牆、板房、安全距離,這些都應該是您們生活中最熟悉的東西,哪怕僅憑經驗與直覺您們本該就會明白所處的環境如何險惡。不要習慣了人財兩訖,不被拖欠工資就是最大的訴求,很多情形正是您們沒有異議才沒有選擇。當冰冷的雨水沖刷著殷紅的鮮血,順流蜿蜒而下如一條條扭動的紅蛇,沒人會記起您們的名字,在繁華的都市揚帆起航的急速前行中,用不了多久便沒有人在乎有人曾經倒在牆根下,而高樓大廈正是奠基於一灘鮮血之上,只能期待您們於沒有圍牆的世界,為我等還活著的人祈福……
  文/貓之魚  (原標題:牆倒暴雨推,人死風助威�
創作者介紹

周筆暢

dewmvdtld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